Display mode (Doesn't show in master page preview)

2020 年 1 月 22 日

Econ Digest

中国民营企业疲弱状态开始蔓延到“新经济”产业领域 成为经济放缓情况下中国政府必须应对的新挑战

中国民营企业疲弱状态开始蔓延到“新经济”产业领域
成为经济放缓情况下中国政府必须应对的新挑战

        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中国金融市场再次出现令人关注的议题,源于2019年中国债券市场上按债券票面价值(Face value)计算的中国民营企业债务违约总额创历史新高达1,340亿元(约合5,800亿泰铢)[1] 。

        如果将当前中国民营企业的违约情况与首次出现上述问题的2016年相比,目前中国民营企业的偿债能力与国营企业相比反而变得更令人担忧。惠誉评级报告显示,2019年前10个月,债券市场上违约的中国民营企业比例约为4.5%,高于仅为0.2%的中国国营企业比例,因为开始令人担心的产业并不像2016年般集中在大部分由国营企业经营管理的钢铁、煤炭、建材等产能大量过剩的重工业或房地产业,而是出现在更加多样化的产业。对自2018年以来债券市场出现违约的行业领域[2]深入研究后的结果显示,“新经济(New economy)”产业领域已开始出现更多违约信号,如互联网和软件服务产业、信息技术咨询产业(IT)或通信设备产业,与2019年12月《中国月度新经济指数》(China Monthly New Economy Index)显示的“新经济”产业增幅从2017年底的31.4%放缓至29.0%的情况相符。

        对中国产业部门的担忧进一步蔓延到“新经济”产业可能对中国商业银行的脆弱性特别是中小型商业银行的流动性风险带来影响,源于中国中小型商业银行依赖通过银行间融资或批发融资(Interbank or wholesale funding)的资金来源比例相对较高[3],以致若这些银行因中国经济持续放缓而面临信贷质量恶化,它们在货币市场或资本市场上可能面临着偿还债务能力的挑战。从中国政府接管一家本地银行为期一年以管理信贷风险以及向存在问题的两家中国本地银行注入流动性的消息中可能反映出,中国中小型银行开始面临挑战。此外,中国中小型银行风险的增加可能不会在短期内构成系统性风险,因为存在上述问题的中小型银行资产在中国商业银行总资产中的占比不足1% 。

    不过,仍有必要密切关注未来可能影响整个商业银行系统贷款质量的中国经济发展。中国央行于2019年11月发布的最新危机测试报告指出,被列入“高风险”的中国银行和金融公司比例超过13.3%,高于2018年评估的10%比例。为此,中国经济放缓或导致在总贷款中占比几乎达3%的“关注类贷款(Special mentioned loans)”将来可能会变成坏账,以及与亚洲地区其他国家商业银行相比,中国商业银行总体一级资本对风险资产的比率仍处于较低的水平,不足以应对未来实体经济可能出现的波动,从而将加重中国政府的担忧,必须尽快予以妥善处理。


[1] 彭博社最新数据来源: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1-06/china-needs-more-than-just-rules-to-tackle-rising-bond-defaults

[1] 数据来源于惠誉评级的 China Corporate Bond Market Blue Book

[1] 截至2019年11月的数据,中国中小型银行的批发融资占债务总额的21.5%。 而中国的4家大型银行则只有5.6%。​




Scan QR Code


QR Code

注:

本研究报告系依据可靠的资料来源撰写而成,旨在向公众提供信息,但本公司不保证其用于商业或其他用途时的正确性、可靠性和完整性。本公司可不经预先通知随时更改本报告中的信息。使用者在使用本报告中所包含的信息时须谨慎判断并自行承担由此所带来的风险。本公司对于使用者或任何人因使用本报告所含信息而造成的损害概不负责。本报告所含信息不应被视为针对商业决策的任何意见或建议。

Econ Dig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