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play mode (Doesn't show in master page preview)

2019 年 11 月 19 日

金融机构

无实体分行的新型数字银行 -“纯数字银行”的新业务模式在泰国尚待实践检验(经济观察 第25年3833号)

        纯数字银行(Digital-Only Banks)或新银行(Neobanks)属于新型银行,其在真实世界中没有实体分行,完全在虚拟世界运营,有别于在互联网上提供“网络或在线银行(Internet/Online Banking)”业务作为额外服务渠道的传统银行。按照针对不同客户群体的业务模式,纯数字银行可分为两类:第一类是侧重于为较难获得金融服务中的中低收入客户提供服务的A型纯数字银行(Digital-Only A);第二类是客户群体与商业银行重叠、致力于成为消费者使用成本更低的交易选项的B型纯数字银行(Digital-Only B)。

        对于网络银行服务和技术应用已经相当普及的泰国而言,纯数字银行在泰国发展业务时面临不少挑战,例如:

        • 无法仅通过开辟新的服务渠道解决金融服务可及性的议题:对2016年泰国低于贫困线(收入低于2,667泰铢/月)的人口比例为8.61%(目前仅有的最新统计数据),由此推断,部分无法得到金融服务的民众主要是由于收入问题而不是服务渠道不足问题。此外,外府民众难以获得贷款服务的问题也是源于收入问题,由此可见,成功的放贷模式取决于多项因素,如使用良好的信用质量评估数据、加强金融纪律以及解决农民收入问题等,而不是仅靠推出新的服务渠道。

        • 泰国商业银行通过电子渠道提供服务和互联网技术应用已经相当普及。泰国拥有庞大客户群的五大商业银行全都拥有通过互联网交易的渠道,纯数字银行仅可在开立账户或进行某些交易上为消费者增加便利。此外,商业银行已经再利用科技来改善服务,如在提供贷款方面已将大数据与机器学习相结合,在计算健康保险费方面采用物联网(IoT)数据等等,使纯数字银行的市场空间较小。

        • 经商成本仍处于高水平,特别是在初创初期。从泰国的角度来看,泰国人口总体数字技能在瑞士国际管理学院(IMD)公布的2019年63个国家排名中排名第49位,达到中等水平,可能导致纯数字银行的人力成本更高。

        • 收入增长能力有限。纯数字银行专注于提供基础金融服务模式服务,如受理存款、汇款-付款交易,其增加的附加值有限。此类业务模式也将使收入增长空间受限。

        总之,纯数字银行业务模式仍有待实践检验,特别是成本方面、不能像实体分行那样提供较高收益产品等劣势。此外,对于可获得较多金融服务机会的泰国消费者而言,纯数字银行仍存在社会效益问题;此外泰国政府需要周全考虑的其他相关议题,如消费者保护、公平竞争以及金融和经济体系的长期稳定性议题。